新租房时代:假如生活不被房价捆绑

搜狐焦点云浮站 2018-05-31 10:56:49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各种各样的长租公寓,现已成为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之一,甚至有些能买得起房的人,也宁可把自己的房子租出去,再住到公寓里来。

各种各样的长租公寓,现已成为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之一,甚至有些能买得起房的人,也宁可把自己的房子租出去,再住到公寓里来。

“城市的演变预示着新事物的诞生也意味着旧事物的消亡,物质时代已经过去,精神时代即将到来。我们谈论的不再是冷冰冰的房子,而是有温度的内容,一个可以装载灵魂的空间。‘场景的幸福感,源于生活的真正美好’,围绕可以激发共享客幸福感的场景去打造商业IP、去变换空间内容,才会真正吸引他们的聚合及链接。”

这段话源自共享际,但也是时下北京(楼盘)一部分空间的写照。共享际(5Lmeet)是一家为用户提供一站式“工作、居住、娱乐”的平台。由毛大庆博士创立。

当热点城市从增量市场转为存量市场,一个新的时代正在到来。这始于新一代青年群体消费主张的变化:他们务实理性、观念开放、个性张扬,同时重视感情交流;也始于决策层倡导租购并举,大力推行“租购同权”;同时,也始于资本及企业对空间运营的高度关注。

这实际不能算是吃惊,如果深入调查会发现,社会正在发生改变。尽管绝大部分主流人士仍更愿意买房,但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人群坦然接受租房这一生活方式。蘑菇租房联合创始人龙东平就发现,“现在丈母娘对女婿也更加宽容,我身边租房结婚的朋友越来越多。”

新一代青年90后买房观也在发生变化。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蓝皮书调查显示,约三成90后大学毕业生,在毕业一年后,居住面积不足20平方米,但相对于面积的大小,他们更希望提高生活质量。这些更看重个人价值的90后大学毕业生,可能成为“不买房一代”。

调查显示,拥有自己的住房,仍是90后毕业生的刚性需求,但他们当中只有三分之一接受“为了买房,我愿意降低生活质量”;另有超过55%的90后毕业生,选择“如果要背上沉重的房贷,我宁愿不买房”。

也正因如此,真正落地的长租公寓开始变为人们生活的方式之一。

自如客的共享房间

2017年6月底,还未从兵荒马乱的毕业季和求职季中缓过劲儿来,90后张文登卡着学校规定的毕业生离校最后期限,在凌晨12点拖着大包小包地住进了北京芍药居附近一家自如公寓。

自如是提供居住产品与服务的互联网O2O品牌,也是行业内分散式长租公寓的代表品牌。旗下拥有自如友家、自如整租、自如寓、自如驿、自如民宿及业主直租六大产品线,自如友家和自如整租上的所有房屋均经过专业设计、统一北欧风格装修、原创家居及品牌家电配置。自如还提供保洁、家修、搬家及自如优品多项服务。

张文登选择的产品是自如整租。这是一套60平方米的两居室,月租8000元。为了节省开支,月薪6000元的张文登和他的室友小泉选择了共享房间模式。另外一间则住了一对女闺蜜,杨丹和文文。

因为是四人合住,客厅显得格外拥挤,狭窄的洗漱台上堆放着四个人的日常用品,阳台上摆了几盆杨丹养的多肉,在阳光下显得颇有生机。

张文登说,共享房间算是集体宿舍的一种延续。虽然有许多不便,但这应该是现在北京性价比最高的一种方案。而且,四个人住在一起也可以相互照应。比如,吃不起外卖的他们可以一起买菜做饭吃。另外,有空时四个人也可以坐在一起聊聊天,讲讲工作中的烦恼,也会集体批斗谁玩物丧志,谁又沉迷小说。

不过,合租也有诸多烦恼。卫生间,洗澡、上厕所、吹头发……做什么事情都需要协调。一旦沟通环节上出了问题,一番争吵就不可避免了。张文登就因为某次没有听清小泉要求先使用浴室的诉求,而打乱了他的计划,气急败坏的小泉硬是站在浴室门口和头上还顶着泡沫的张文登来了一次口水仗。

除了这些让人心累的小摩擦外,张文登也逐渐开始感受到和女生合租的“麻烦”了。“她们的长头发真让人头疼,下水道时不时就堵了,修好了不久又会堵。有时我们可以自己弄,但弄不好就得叫物业来了。”由于空间有限,客厅也难以避免地成为了仓库式的存在。虽然四个人早就约法三章,要求客厅要保持整洁,但现实的景象仍然让张文登无力吐槽。“也不能说脏,但是真的好乱啊!可这又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就只能多忍让了。”

合租的生活每天都在上演着不同的戏码,但张文登也在这种鸡毛蒜皮和嬉笑怒骂中找到了家的感觉。谈起买房,这是张文登最烦恼的事情。“真的很烦,我根本就不想早早成为房奴。我还年轻,做什么不好,为什么要选择欠银行一大笔钱?”张文登对父母经常催促买房的事表达了强烈不满。

住在冠寓里的年轻白领

26岁的刘依捷选择了与张文登不一样的租房生活。考虑到与陌生人合租可能遇到的麻烦,她决定几乎花费全部月薪一个人租房。就在她公司旁边的龙湖酒仙桥冠寓项目,恰好满足了她的需求。

冠寓是龙湖地产推出的集中式长租公寓品牌。冠寓的模式是打造以长租公寓为核心,融合居住、社交、商业、娱乐、生活服务等功能在内的多元化社区。酒仙桥冠寓项目于2017年9月开业。

一个周日的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见到刘依捷时,她正窝在冠寓公共休息区里的懒人秋千摇椅里计算自己的当月开销。二层的公共区域虽算不上热闹,但也有不少租户在利用各种设施进行周末午后消遣。加班,看书,聊天,打台球,健身,观影……几乎所有需求都能在这片600多平方米的公共区得到满足。

刘依捷计算的结果是,月租6800元几乎耗费了她全部的月薪。不过,她只是个案。据公寓管理员李敏介绍,公寓里的租户基本都是周边的企业白领,平均月薪在2万到2万5之间。“租户群体的年龄区间为18-40岁,普遍是追求品质生活,追求有趣,有好奇心的年轻人,而且这个群体有愈发年轻化的趋势。公寓自由活泼的氛围以及极强的社交属性,也吸引了一大波海归留学生在这里住下,他们觉得这种环境跟国外非常相似。”

酒仙桥冠寓白天提供管家服务,夜间有保安巡逻。另外,严密的智能门禁系统给了刘依捷极强的安全感,尽管租金高昂,刘依捷仍然在看房后的当天晚上就决定在这里长住下来。“我把这当成一种投资吧,每一天都很宝贵,我想尽可能地让自己过得舒适,不用因房子哪里又出问题了而糟心,这样我有更多时间思考专业上的事情,提升自己。”

喜欢做饭的刘依捷选择了这个配有抽油烟机的高级户型,虽然也就20来平米,但空调、电视、冰箱、洗衣机各种家电一应俱全,还有干湿分离的卫生间和一方采光极好的阳台,窗台上的几盆绿萝在她的悉心照顾下也长得格外漂亮。

虽然已经在这住了将近半年,内向的刘依捷很少参加冠寓组织的集体活动,健身房和瑜伽室是她常使用的公共区域。“没有固定的健身时间,觉得身子不舒服了就下楼跑个步或者做套KEEP,挺方便的。”有跳街舞爱好的她在陌生人面前放不开自己,瑜伽室停电的那个晚上她才有机会在那跳了个尽兴。有时她也会打开会客区的大电视,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个电影。“就觉得整个区域都是我的。我有一个400平米的客厅,这种感觉很爽!”

刘依捷说,住到这里之后,自己在周末很少外出,都是朋友们来公寓见她。“很方便呀,楼下就有吃的,吃完饭就可以上来一起聊天,一起健身。以前我们在外面聚餐,吃完饭就没地方去了,他们都在感叹北京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好地方,其实也给我自己省了不少出行成本呢。”

李敏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住在这里的一部分年轻人在别处也有自己的房产,但是因为公寓提供便利和各种可能性,他们还是选择住在这里。“我有一个朋友就是这样,他自己有一个大房子,但觉得一个人住着太孤单了,就把房子出租出去,再拿收到的租金租公寓住。”刘依捷表示,如果自己有足够的资金买房,也可能会采取这样的生活方式。

目前,刘依捷已经有了在冠寓长住的计划。她说,不出意外,自己会在冠寓住五年以上。“不管是买房还是租房,心态很重要。我现在还没有能力在北京买房,而且过早买房对我们年轻人来说更多是一种负担。房子并不是人生的目的,生活才是。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